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CONTACT


东虹鑫防静电器材厂
联系人:李小龙先生 (业务部业务代表) 网站:http://www.amilatech.com 邮编: 地址:中国广东 深圳市宝安区 深圳市宝安区神福永白石厦东区新开发区A1栋1楼 电话:86-0755-27308368 传真:86-0755-27322268 ....

新闻资讯

选秀狂奔 男团缺火

时间:2019-06-21 15:44 作者:admin

2019年的选秀突围战,没有哪一家真正赢得了大众。

多年后,人们再回忆2019年夏天的选秀,或许只能想起一个个新鲜的面孔,却无法如选手们期待那般“喊出他们的名字”。

腾讯《创造营2019》决赛之夜,爱奇艺《青春有你》出道组合UNINE正在上海举办见面会,C位选手李汶翰在谢幕离场时对粉丝“嘱咐”:今天隔壁决赛,千万别忘了我们啊!虽然这次“喊话”在微博热搜榜的排名不断上升,但很多人依然一脸问号“他们是谁?”

不出圈,是今年偶像选秀的通病。

去年腾讯视频《创造101》与爱奇艺《偶像练习生》两档偶像选秀节目引发万人空巷,偶像节目自此打开产业的新局面,2018年也被称为是偶像元年。然而,元年之后,神话却没有续写。与热火朝天的去年相比,今年的偶像选秀显得甚为寡淡,无论从人气还是关注度而言,都格外惨烈。

“糊”成了今年大众给几档偶像选秀节目的标签,这一次,站在彼此对立面的粉丝与大众达成了共识。

谁是混战中的突围者?

在去年爱奇艺与腾讯视频偶像选秀节目爆红效果的诱惑下,优酷也入局男团选秀,三大视频网站在偶像选秀领域重新聚首,但三巨头的选秀之战并未如大家期待的那般如火如荼,取而代之的是吃瓜群众比较三挡节目谁更糊。

2018年,视频网站选秀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相关数据显示:《偶像练习生》以总决赛1.8亿的票数收官,总播放量接近30亿。据次日数据统计,节目中共14位练习生进入超话排行榜top50;腾讯《创造101》总决赛当晚,有超44.4亿的总播放量。粉丝经济也随之崛起,NINE PERCENT的首张专辑《TO THE NINES》目前在QQ音乐的销量已经超过62万张,销售额已经超1250万;火箭少女的首张专辑《撞》销量超过205万张,以10元的售价计算,收益已经超2000万。

反观今年的偶像选秀节目,只能用“圈地自萌”来形容。优酷斥巨资打造的偶像选秀《以团之名》伴随着被王思聪炮轰的热搜开播,最终默默收场,如果不是演员洪欣去现场为参加比赛的儿子应援,大部分人连它是什么时候决赛都不知道,出道组合BlackAce在节目结束后更是几乎销声匿迹。爱奇艺的《青春有你》也显得十分落寞,C位出道学员李汶翰最终有八百多万票,这个数字,在去年的《偶像练习生》出道位里只能排到第八;李汶翰的超话排名直至决赛开播期间依然是30开外,前50中《青春有你》选手仅占了两位。万众期待的《创造营2019》看似热度稍微高一点,但播放量比《创造101》低了将近10亿,断层出道的周震南决赛票数3700万+,对比去年创造101的学姐,孟美岐C位出道185244357赞,破亿的数据量,类似王菊、杨超越等能引发全民讨论的话题人物更是寥寥无几。光环之下,腾讯的成绩也并不能令人满意。

“市场有这么多男团,我们还要去做男团,是因为我们发现整个男团市场有非常空缺的一块需求——市场上近几年还没有一支大众审美的男团。可能很多团体只受到部分用户拥护,而我们要做的,是可以得到大众或者主流市场认可的男团。这是我们做《创造营2019》的重要目的之一。”在4月3日的《创造营2019》的媒体看片会上,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创造营2019》总制片人马延琨说。

同质化严重、专业技能不出彩、缺乏大众影响力,是中国男团市场的现状,当喊出“打造出一个真正被大众认可的中国本土男团”的口号时,腾讯能否打破大众对男团的固有认知被寄予厚望。然而《创造营2019》参赛选手不乏自带人气、有一定粉丝基础的出道艺人,粉丝规模在新节目中增量有限,往往是旧粉陪伴节目赚吆喝。饭圈的固化让大众对男团选秀的认知并未更新,35亿的播放量也没有打破粉丝与大众之间的围墙。不过,马延琨表示,出圈并不是腾讯追逐的目的,让出道团真正被粉丝喜欢、在未来一段时间被大众记住才是做节目的核心目的。同时,在节目结束后腾讯火速安排了R1SE杂志封面拍摄,以及成员的广告代言与站台活动,让不少粉丝对这腾讯重新产生了信心。

与《创造营2019》的圈地自萌不同,爱奇艺不仅没有出圈,其对出道团的把控能力也一直受到行业与粉丝的诟病。NINEPERCENT出道的一年以来,组合合体少之又少,承诺的团综迟迟未上线,组合开完巡演之后成员各自为战,而对经纪公司把控力较低的爱奇艺也只能听之任之。《青春有你》的决赛舞台上,专程来见证新人团诞生的前任团NINEPERCENT再一次人员不全,人气最高的蔡徐坤并未出现。这样的把控能力让一些粉丝不再愿意为《青春有你》买单,据明星资本论报道,许多《偶像练习生》粉丝不再追《青春有你》是因为爱奇艺承诺给粉丝的事情都没有办法实现,致使粉丝们不想再继续付出真心被割韭菜。在《青春有你》开播前,制片人姜滨曾表示对于NINEPERCENT团不成团的现象表示很遗憾,之后会更加注重对于团体的打造。但爱奇艺是否具备运营一个男团的成熟能力,依然被很多人怀疑。

2019年的选秀突围战,没有哪一家真正赢得了大众。选秀狂潮仍在狂奔,平台依旧拥有艳压一切的火炬,但它已不再能如期待般为年轻偶像们提供一战成名、进入美丽新世界(行情600628,诊股)的入场券。

重塑规则任重道远

一个十分明显的现状是,国内的娱乐产业尤其是偶像团体产业被爆款综艺激活后已然迈入重要的窗口期。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8年“粉丝经济”相比2017年有新的突破,因偶像推动的粉丝消费规模超过400亿元,其中近一半为购买商品的花费。艺恩网《中国偶像产业迭代研究报告》也预测,2020年中国偶像产业总规模将超1000亿元。

厮杀激烈的男团市场一片蓝海,但男团尤其是头部优质男团却并不容易创造,“看似热闹非凡的中国男团市场,实则存在诸多问题。艺人专业能力匮乏、同质化严重,造成了男团缺乏一定的大众影响力,中国男团市场现状亟须被改变。”《创造营2019》总导演孙莉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如是说。

选秀元年之后,练习生体量的不足、行业规则不明、以及平台和公司多方的博弈的现状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在被巨大流量裹挟的这一年里,偶像们经历过爆发期之后,逐渐被稀释人气与关注度,出圈之路似乎愈渐艰难。

优秀练习生体量不足的危机早在去年就埋下伏笔,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和头号玩家感受强烈。高光年代里,姜滨从87家公司面试了1908名练习生,最终筛选出100人,来自31家公司和7名个人身份。但姜滨指出练习生储备不够充足,“以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做这一季是没问题的。你要让我接着立刻做第二季,再挖出同样一茬人来,说老实话,我挖不出来。”

平台的入局为偶像产业的发展带来了历史性的意义,但另一方面,平台也为投机者的入局提供了条件和诱惑。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到这场属于偶像的争夺战中。去年旗下经纪人王菊参加《创造101》走红后,esee英模这样的模特公司也送练习生来参与偶像节目。据不完全统计,在今年《青春有你》的舞台上,包括黑金计划、少城时代、卡司星球、匠星娱乐在内,共有36家公司第一次亮相偶像选拔类网综,这其中包括许多初创公司,也有传统经纪公司,传统音乐公司、影视制作公司等,甚至有些公司此前的主要业务是为商业演出、演唱会提供相关服务,各家背景不尽相同。

市场不成熟,产业链没有形成也是现阶段偶像产业正在面临的问题。没有经验的新公司入局是否会拉低行业门槛,导致竞争格局更加混乱?多名偶像公司的管理者仍然对行业前景充满希望,在他们的判断里,前期进入大量非专业新公司并不是坏事,行业红利期本来就会引来市场瓜分和激烈竞争,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建立产品护城河,静待行业洗牌,秩序恢复。

在重置规则的过程中,平台逐渐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在经历了去年火箭少女孟美岐与吴宣仪退团事件后,自带流量和曝光度的平台逐渐强势,将限定团的运营牢牢把控在自己手中。几名偶像公司管理者透露,今年腾讯发过来的合约,足足有60多页,就是为了避免后续的利益分配出现分歧。如果公司想要向平台输送人才,就必须接受条款,没有例外,这使得公司的话语权在平台的强势中似乎逐渐示弱。

在平台和公司的博弈里,平台不仅强势,更有下场同台竞技的趋势,成立独立艺人经纪公司就是重要的布局。爱奇艺控股的果然天空,向《偶像练习生》输送过和朱星杰和小鬼等;《创造营2019》出道团体的运营公司哇唧唧哇,把旗下六个艺人送上比赛的舞台,被不少人认为是“既当选手,又当裁判”的行为。

对于现状,公司只能选择接受,“如果没有平台的加持,经纪公司自己做偶像太难了。”尽管到目前为止,今年的偶像节目跟去年相比效果相差甚远,极创引力创始人徐明朝依然相信平台之于偶像产业的力量。

然而,在重要平台加持下,偶像选秀将走在何方,仍然没有人能解答。